甘棠苑

 

 

 


核桃木香案——吴启民先生的故事
 

2017-9-11 8:00:14 本站原创 灯下的浅蓝 【字体: 总浏览数


核桃木香案——吴启民先生的故事
 
新制成的核桃木香案,散发着清淡木香,置于召公神龛前,十分庄严相称,仿佛就是它该成为的样子。我手抚这坚硬的木质,流水的木纹,恍然如梦。多年前,母亲有言,要将此树施舍于庙里。现在心愿终于达成,忆及她老人家的慈容,不仅唏嘘落泪。
少小时候,家居村野,世隶耕。虽然贫甚,青菜稀粥度日,却也单纯快乐地享受着田家的宁静和温暖。这棵树龄久远的老核桃树站在田边,壮硕,枝柯横生,落下一地绿荫。是孩子们喜欢爬上爬下玩耍的地方。树叶的苦香,青皮核桃的郁香,树下的蚂蚁窝,都令我深深沉迷。大人在田间干活收工了,也会掮着农具到树下休息。抽一袋烟,拉拉家常。我是幺儿,自小娇宠。好几岁了,扑到母亲跟前,还要掀起大襟要奶吃。姐姐们都羞我,笑我,也嫉妒我。其实也没有多少奶水,小羊羔一样拱在母亲的怀里,叨着奶头,一半是吃,一半是玩儿,金色的阳光从老核桃树的叶隙里漏下来,光斑明明暗暗洒在母亲身上,她疲惫又略带忧伤的脸,显出一种恬静的辉光,连因笑意而牵起的皱纹也成了淡金色的,线条柔和美丽。我喜欢母亲身体那温暖的香味,脸蛋蹭着她光滑的皮肤,觉得人世间的亲爱,是这样的让人怡悦。
核桃树干上,有一条长长的伤疤,不知是成长中伤于镰刀,还是牛羊的牙齿。外层表皮蹙缩蜷曲着,露出里面的灰黑的骨骼。母亲的左乳下面肚腹处亦有一道一拃多长的伤疤,淡红色,狞厉地扭着,蜈蚣一样有七七八八的脚。我觉得它可怕又丑陋,但忍不住好奇用小手指头去抚触,被母亲打掉了。我伤心地要哭,母亲却已将泪暗滴在我的脸上。此后,我就不敢再碰它。我以为,普天下所有的母亲,都有一条与老核桃树身上相似的伤疤。这样一条抚触后会疼得流泪的伤疤。
渐渐长大,我无意中看到别的哺乳的母亲,腹部并没有这样一道伤。邻居说母亲做过手术,具体的境况却又欲言又止,黯然叹息。那一天,我怀着疑窦好奇地回家问母亲。母亲停下手中的针线活儿,哀伤地瞅瞅我,大概觉得我的年龄已足够理解她的经历和感情,或许又觉得我的天真顽皮,娇纵难驯,也需要用生活的辕缰来慢慢调教与磨练。踌躇了一下,就缓缓讲起了一桩埋藏很深的凄惨往事。
我出生之前,家里已经有了四个姐姐,家累的巨大压力让父亲不得不四处寻活儿补贴家用。那回他给人打窑洞时因塌方砸断腿,乡人将他从乱土堆中扒出来,送到白马寺的骨科医院治疗。家境贫寒,并无积蓄,借遍亲友,卖光所有,仍然难以支付长期住院的医疗费用。听着父亲在病床上疼痛难捱的辗转呻吟,女儿们面带饥色却无力举粥的母亲,坐困愁城,在流尽泪水之后,走投无路的她,不得不向县民政部门求助。苦苦哀告,多次的来回奔波,盖了好些个童,看了许多白眼和猜疑的脸色,总算弄齐了各种繁冗的手续。当身心俱疲,面色憔悴的母亲,拖着累肿的双腿,像捧着救命稻草一样,拿着那叠表格去找父母官时,办事的官员,却鄙夷不屑地厉声数落她:“你们家真是麻烦无赖!”然后转身走了,再也不肯理会她。
生活的困窘与艰难,对父亲病痛的担忧,奔波的焦虑与劳累,多日来,吃不下睡不好的母亲,被折磨得濒临绝望的边缘。那一刻,她最后的一点希望霎那似被暴雨浇熄。我们家是麻烦,给亲戚邻居,给政府给社会添麻烦了,但我们绝不是无赖!我们贫穷,我们卑微,我们惭愧,我们忍气吞声,哀告求生,但我们绝不是无赖!
那一句话,让外表柔弱,内心刚强的母亲,从眼眶到内心的泪全都干涸了,只剩下了满腔的绝望和悲愤。备受生活摧残,贫穷却有志气的她,一生清白,傲骨铮铮,身体的痛苦尚可抵挡,却再难受此精神的屈辱、欺凌与误解,当时羞愧得恨不能一头撞死在那间写着“为人民服务”的办公室里。但她舍不得病中的父亲和可怜的儿女。咬咬牙,转身低着关回了家。
母亲并不怕死。她是个善良的不愿杀死蚂蚁的女人,她的善良可以惠及一棵树,但在无比悲愤时,也勇敢地并不害怕杀死自己。
那夜,她辗转未眠。翌日,天空阴郁,好像要起风了。母亲安顿好家里的一切,为姐姐们梳好头发,交待完毕。换了身干净衣服,悄悄怀揣了一把父亲的剃头刀就出发往县里去了。路上,母亲脚步却是比往日走得飞快又坚定。那个正在喝茶看报的中年男人瞧见她进门,厌恶地将头扭到一边,装作没看见。这样的事他见多了,无非是陪小心,诌媚,哭闹,乞求,甚至下跪。他看惯了凄惶的神色,巴结的,卑贱的面孔,早已麻木,无动于衷。
“我们是给公家添麻烦了,可日子不能过,没办法。但我们决不是无赖,来赖政府的。”母亲又双手递上表格,隐忍地低声絮絮解释。
他鼻孔里“哼”了一下,继续看报纸,理也没理,脸上冷得让衣着单薄的母亲立马觉得仿佛有狂风开始吹动,仿佛下起了漫天大雪。在绝望又羞耻的僵持和等待中,咬着嘴唇的母亲,脸由白到红,又由红到白,苦难的心终于崩溃了。
“我要是有一点办法都不会来找国家,我就把心掏出来给你看!”
她忽然凄厉地大声喊出来,眼泪迸溅,从怀里取出那把带着她体温的剃刀,撩开衣襟,决绝地向自己的心脏处划去。
翻卷的皮肉,鲜红的血伴着锐利的疼痛霎时涌流出来,洒在民政大楼的水泥地板上。母亲昏倒在地上。
 
听了这个故事之后,我就不再是我了。我是从那一天开始长大的。那个夏天,一个娇痴的被宠溺的孩子从此长大了,我被一掌推离了懵懂无知的年少,失去了天真无忧的童年。
那刀刃的寒光闪动,一次次伴着尖锐的疼痛划过,鲜血迸流出来,流出来。从母亲身上,也从我身上流出来。
我一遍遍默默在心中想象着,重演着那个绝望的场境,想象着锋刃割裂肉体时剧烈的疼痛。这一次次回想,甚乃成瘾,仿佛我疼一次,母亲当年的疼痛就能减少一点。在这种感同身受的想象中,对母亲深情的爱与对不平世事的刻骨的恨,一点点侵蚀着我的心。娘啊娘,我该怎么爱你,才能弥补你受的伤痛和委屈。而那些欺压百姓的人,我该用怎样的恨,才能一洗当年的屈辱。从此,我的内心,不光有爱和善,更有了深深的恨。我想复仇,我多么想快速地长大!长得更高,更强壮,替年老的,满头华发的卑微的父母,撑起一片天空。我开始习武。我想象着自己成为一名侠客,做一个“力拔山兮气盖世”的英雄,杀富济贫,尽惩天下贪官污吏。我承认,那个让母亲流泪又流血的人,在心中,我用各种招式已让他死过许多遍。我认真地识字。年少时内心汹涌的情感在得不到释放时,我开始用诗来表达。
饱经忧患的母亲却内心很平静。她早已荣辱不惊。事实上,在我出生之前,因为夭折的哥哥的打击,她早已在内心看破经尘。曾经要出家,被师傅劝住了,说她尘缘未了。后来生下我这个幺儿,我是她未了的尘缘。
生活的痛苦,并没有使她变成了一个硬心肠的人,相反,她对万物更加柔善和有更多的体解悲悯。那年村子里分地,这棵百年的老核桃树,因枝柯蔽日,影响了庄稼的收成,村民提意要把它砍了卖了。那棵枝叶繁茂的树,每年都能结累累的果实,我们都是吃着核桃树的果实长大的,哪个村人没有在它的绿荫下休息过?洁白的果仁,甜香如酥,它像献出乳汁的老母亲养育着村子里的一代又一代人。而现在像一位沉默的老人,任子孙处置着它的暮年。
母亲不忍心,倾尽所有掏钱买下。买下来她只是让它长着,就像她有时买下一条鱼,将它放生到水中一样。可是后来,仍是被分到那块地的人恶意地堆放秸杆,伺机烧毁了。火中途扑灭,树皮焦了,树身内部却还是完好的,但不会再发芽了。无奈只好刨出来,拉回家中。
母亲摸着它说:“好木头,原是为了保护它,却也害了它。将来舍到庙里做供桌吧,也算是圆满了。”
这句话我一直记得。后来几次搬家,也没舍得抛弃它。在清贫的日子里,别人出大价钱想买,我没有答应。自己做家俱没木头,宁可买,也不愿意随便用掉它。这段木头,在我心中,不只代表着树本身。它让我想到岁月,想到一生奉献的母亲,想到那段在乡村被人轻视的岁月,想到悲惨遭遇的穷人。在见识了诸多人性冷暖之后,我更感觉,许多人的活着,不如一棵树,与人交往,也绝没有与一棵树相处更能让我内心安宁。
长大之后,我深深地体会到,贫穷是一切屈辱与痛苦的根源。我一定要富起来,让母亲过上好日子。
灵宝物华天宝,山蕴黄金。那些年,我跟人在山上采金矿。
那是一段难忘的经历。中间历尽艰辛,见识到金钱面前人性的种种丑恶与扭曲。我想,能支撑着我执著又疯狂地挺下来的,就是内心一种不向命运服输的精神。母亲的那道伤疤,还疼在我心里。那伤口像一道深渊,呼啸着不停止的风雪。我深深地仇恨着贫穷与贫穷带给我与亲人们的屈辱,我相信,有志者,事竟成;苦心人,天不负。我们家素来良善,厚德载物,老天必将佑我,必不辜负。
我以终于闯出了一片新天地。找到了好的矿脉,钞票大把大把地涌来。
金钱让我获得了我想要的很多东西,但并没有让我内心平静。为什么那道伤仍在内心隐痛,为什么复仇的风暴仍在内心呼啸。谁是我的仇敌?那位当年刁难母亲的民政干部已然故去。我该向谁替母亲雪耻?其实,他不过是制度的代言人,不过是所有不负责任没有同情心的官吏中的一员。这些年,交际场中,宴席之上,我见惯了各种各样贪官污吏的丑恶嘴脸。我知道,没有那位干部刁难母亲,也会有别人这么做。这让我深深的失望和无奈,我面对的是整个社会环境的脏污。
我似乎得到了一切,尊敬,谄媚,挥霍的乐趣。但内心却越来越茫然空虚。
直到与召公结缘。直到我成为甘棠园的主人。
召公,这位周代的开国者之一,贤相,忠臣,“成康盛世”的辅助者,从他身上,我看到了一个清白公正廉洁的官吏所具有的一切优良品质。他是圣人,是高标,他是我理想中最可敬的官员。倘苦普天下的官吏皆有此心与此行,祖国该是多么强盛,百姓则必安居乐业,母亲当年那样贫苦的妇人在困境中决不至于绝望得失去活着的勇气。而现在,宵小横行,腐败成风。这信仰缺失的时代,没有人能成为楷模,告诉他们该怎么做一名好官。这个时代,难道不是正需要召公精神,来净化感召和鼓舞吗?我忽然明白自己该怎么做,我忽然明白,复仇并不一定是用以暴制暴的手段来完成。倘若由我来宣传召公精神,使社会风气得以净化,使天下官吏唤起廉耻之心,母亲一定会含笑九泉的吧!她是虔诚的佛教徒,她宽忍平等的心甚至能原谅自己的敌人,她必然愿意我用这种方式与世界握手言和。想到这里,我的内心唤发起了一股巨大的能量,那由恨的风暴转化而来的善的动力。我不遗余力地从事这项工作,投入了大量的物力财力。
甘棠苑是我一手所建,设计得肃穆像庙堂,又精美得像一座旧时庭院。它既是我祭祀召公神主的地方,也是我打算宣扬礼教和养老的地方。半生奋斗奔波,在这里,我停了下来,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家园。我迷恋着与传统文化有关的一切,穿布衣,吃素饭,焚香念佛,观荷种花,住青瓦雕梁的房子,弹琴,读书,结交贤人雅士。
甘棠苑建成后,接待了一批又一批的官员,学生,社会各届人士。召公的精神,也通过文字,媒体的宣传为越来越多的人重视。我内心充实了,曾经空虚时候,呼啸着风雪的那个黑洞,渐渐风声小了。虽然理解我的人很少,我是孤独的,却又很自豪。世皆昏昏,我愿示以昭昭。我相信,甘棠园的存在本身,自有它的意义。
《太平广记》中有一则故事,说严生在游山时偶得一物,若弹丸,色黑而大,有光,视之洁彻,若轻水焉。后有胡人厚价求之,说“我西国人,此乃五国之至宝,国人谓之清水珠。若置于浊水,泠然洞彻矣。自亡此宝且三岁,五国之井泉尽浊,国人俱病。故此越海窬山,来中夏以求之,今果得于子矣。”胡人即命注浊水于缶,以珠投之。俄而其水澹然清莹,纤毫可辨。
当今世间贪官污吏遍布,无乃“井泉尽浊”乎?召公当是救世之“清水珠”也,吾今得之,愿为吾国治浊污,获清平也!
新制成的核桃木香案陈放在召公像前,我俯身能嗅得到树木纹理的清香。保存了这么多年,一直不放心将它交给不信任的工匠来处理。母亲往生,转眼16年了。曾经我梦中的她,眉宇间总有愁态,甘棠园落成之后,我又梦见了母亲,她成了年轻时的模样,仿佛刚干完活,站在核桃树下休息,远远地向我微笑。
时间越久,母亲的面影愈来愈模糊,她在我生活中留下的印记越来越淡,这让我内心的思念更加深切,痛楚。每当走过这根核桃木,我都仿佛能看听到母亲当年叮嘱的话语。没有想到,多年以后,儿子亲自在建一座庙宇,而这根木头,刚好做了我心里最崇拜的神明的香案。这是何其巧合。仿佛冥冥之中一切皆有安排。
抚着这张光滑又坚硬的香案,觉得自己和母亲的内心瞬间沟通了。我做的是少被人理解的事业,但我知道,母亲是理解的,我的孤独,彷徨和追求,她都懂。清晨,窗外的甘棠树枝叶繁茂,挂着累累的果实,鸟儿们在树叶飞落啁啾,渐渐亮起来的天色,让甘棠园的美景如画般呈现,召公高大威武的汉白玉塑像,君临此园,目光带着坚定、威严、沉思、慈爱与期望,望着天下万物。
那么,我是谁?一个孤独的守着旷大的园子的男人。要有多深的缘份才能有这样的邂逅和追随?可能,我的前生,就是像现在这样,曾是召公的一名马前卒吧。
我爱着这份事业,没有人能阻止我的前行。
 
2015-9-6
 
评语:
情系母子,感天动地!看后内心久久不能平静……!
人生在世,话不投机半句多,三观不同,无法沟通!
您已将召公精神的灵魂融入到您的每个神精、并深入骨髓!您的内心深处呐喊着天下苍生有着骨肉相守的太平盛世出现!只有清官廉政、才能惠及于民、长久治安!
化悲痛为力量、将召公聚德的精神文化传承!您强大的使命感让人敬佩!
每个成功人士的背后都有一段可歌可泣的不易!熬得住出众,熬不住出局!
不要感谢我,小妹没任何能力,这是造物主的大能!因缘际会,天定无更!如能帮上兄长,那也是您的福份到了!造物主巧妙的安排!
末了,兄长无需将我这些未成的做为挂怀于心!人生在世,谁人不想在黑暗中见到光明?又有谁不愿助推善行善功!人不能因善小而不为,更不能因恶小而为之!
您对母亲孝心及哀思将化作中华大地一缕清廉教化之风!并将永续传承!只有这样,您才觉得此生无憾!相信您自己已经踏上这条光明大道,并无愧无悔于心的永往直前!


 


 

发表评论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收藏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
网友评论:



 

 

   上一篇文章甘棠树下的故事
 
   下一篇文章:没有了

 

 

Copyright 2010 甘棠苑 All Rights Reserved.
地址:河南省三门峡市风景区内甘棠苑 客服电话:0398-2897128